華年綰緣初見

推開窗欞,幾朵雪花像似調皮又溫順的孩子,隨著夜風飄進房間,落在書桌上,落躺在手背上,絲滑裏帶著幾分冰涼。把手放在胸前,仔細端詳那潔白無瑕的花兒,六邊形的花朵在屋燈的映照下,閃耀著點點晶瑩的光,冰晶剔透煞是可愛。看著看著,那雪花開始改變自己的形態,被手背上的溫度融化成一滴水珠,雪花在手背上留下一絲冰冷,不見了蹤影,完成了一次在空中綻開,在眼前凋謝的過程。雪花是水的結晶,綻放時潔白無瑕,融化後晶瑩純淨,冷豔中透露出清雅的美韻,這多像你啊!當心裏那份簡潔的美演變成愛的時候,才能真正懂得最真摯最純潔的愛,出自內心裏簡單的感覺,但如小橋流水,縈繞著歲月芬芳。

雪夜裏沒有星月相應,只有紛紛飛舞的雪花,演繹出從天空到人間的茫茫雪原。從綻放到飄落就在一線之間,短暫得來不及散香,便魂飄大地,譜寫出簡潔的冬季華章。於飄雪的夜晚,把心緒靜下來,隨心事尋一方相思的硯台,細細研磨出初見的悠長,與歲月一起綿綿鋪展,飽蘸沉香芬芳,在字裏行間中將那份刻骨銘心愛念延伸出久長,淺痕深意亦香亦遠,伴行程韻語美好時光。把心緒靜下來,隨微綻的梅蕊遙望漸近的春意,靜守如雪般的心地,靜待你豐盈的笑臉。盈思緒深居時光裏,擷心事撩開花事的眼瞼,讓欣喜淺逢銜泥燕,讓春波再度遇柳簾,微醺歲月,遇欣喜,逢也欣喜,篤素箋,執溫情寫意塗染指尖上的流年,雪夜裏我又想你。

放下手中纖瘦的素筆,再度移目窗外,不知何時雪花停止了飛舞,窗台上堆積了厚厚一層白雪。一輪明月從雲縫裏露出圓圓的臉頰,皎潔的月光灑滿夜空,雪被映襯得更白更亮。披上一件衣裳拉開房門,雪靜靜地躺在院子裏,翠竹還在熟睡中追尋自己的夢,幾塊如紗的雲片從月前飄過,讓月光跟著忽明忽暗。院子裏銀裝素裹,倚在門楣邊,雪夜的氣息從鼻尖滑過,我似乎能聞到雪的味道,那種淡淡的冷香與濃濃的思念交織纏綿,你那也下雪了嗎?看著竹雪相依,詩行裏彈撥的戀曲,也清亮了幾許,知道這清音,一路經過千山萬水,披星戴月穿過萬家燈火,最終會抵達你的夢裏。相信,這一場無言也暖的愛,是一朵蓮開的娉婷淡雅清簡,那種纖塵不染的風骨,是一份真摯,是一程無悔,是終生的相濡以沫。那砰然的心動,是眉梢的微笑,是眼角的安暖,是初見時的一絲瀲灩。就那么一眼,一份牽念,無需朝朝海誓山盟,亦無需暮暮天荒地老。那心與心的交融,如星月纏綿,如雪原中的一抹梅紅,雖說只有那么一抹,但是足以染紅整個愛的世界,溫馨了想念你的每個日夜。

千裏姻緣一線牽,是多么的難得可貴,秉著一顆純真的初心,將那次感動一生的初見,用鮮紅的心血護育一溪源遠流長。眷一生,念一生,讓孜孜不倦眷念滿戴四季的色彩,穿越歲月的時空,永遠像一朵綻放的蓮花。時空點燃了思念的明燈,那燈光照亮千裏,與星月一起編織成一座七色的彩橋,你住橋西,我住橋東。執子之手與子漫步橋面,采一枝青竹舞四季常青,起風也好,下雨也罷,哪怕是烏雲翻滾雷電交加,只要有你在,永遠都是豔陽天。